力行互動
掃描微信公眾賬號

掃一掃 關注力行互動

多媒體技術走入法庭

力行互動?2016-04-06?多媒體知識?
林某沒有逃過法律的制裁,如果認罪態度好原本有被判緩刑的可能,但最終毀在了他的“翻供”上。法院采信了公訴人出示的所有證據,判處林某有期徒刑二年零六個月,漳州市中級法院維持了一審判決。決定性的證據在于,當庭播放訊問時的同步錄音錄像,以及環環相扣的顯示,根本不存在所謂的“刑訊逼供”問題。
開展多媒體示證,必須在偵查、審查批捕、審查起訴等各訴訟階段對證據材料進行規范,為掃描錄入、同步閱卷、文檔制作提供必需的原材料。而這一點說明,多媒體示證對執法規范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與檢察院執法監督的職能相統一。
龍文區檢察院副檢察長周茂淮作了一個假設:公安機關提供一份證據,經檢察院審查后發現不夠全面,要求補充偵查。但偵查部門的個別辦案人員嫌麻煩,不下去實地取證,而是就在原有的數據上進行修改,又將證據送檢察院稱這些數據原本就已采集。“這樣的做法在我們這里是不能奏效的,因為在第一份證據送來時我們就已經進行掃描,修改過的內容一對比就能發現。”周茂淮說。
“我們會告訴偵查部門,你們提供的證據將會在庭審時同步向所有訴訟參與人公開。”周茂淮告訴記者,這樣公開的示證自然會促進偵查機關迅速固定,全面規范收集證據,更加注重對監控錄像、圖片等證據材料的有效適用。
除此以外,多媒體示證對檢察院自身的工作也是一種監督。人情案、冤假錯案在公開透明的多媒體示證中不容易產生。辦理自偵案件的反貪、反瀆部門在辦案中被一律要求制作電子筆錄,并進行同步錄音錄像。
經辦林某案子的公訴人沒有想到的是,2009年4月17日提審時,林某突然翻供了,稱自己受到了刑訊逼供,此前自己的供述均非本意。
法庭上,公訴人打開多媒體示證文件對林某的說法進行了一一反駁。記者看到,文件以起訴書封面為首頁,正文開頭附上了被告人彩色頭像。在文件的側邊欄,清晰的舉證提綱一溜排下來:“3月14日口供”、“3月16日悔過書”、“健康檢查筆錄”、“自偵工作檢查表”、“訊問同步錄像”……每點擊一個條目,電腦頁面就跳到條目對應的證據正文或聲像文件。
點開悔過書,公訴人用軟件自帶的虛擬彩色筆,在悔過書所用的便箋上圈了一下,再將所圈部位放大至能清晰看見內容――“××律師事務所”。“這份悔過書是你在律師提供的便箋上寫的,也是刑訊逼供嗎?”再點開健康檢查筆錄,顯示林某身上沒有任何外傷;點開“自偵工作檢查表”,林某評價的“工作程序
合理合法”被一一圈了出來……面對電腦上顯示得一目了然的事實,林某無話可說。
“在傳統庭審中,審判人員常常會要求公訴人重復證據所在的位置,旁聽群眾更是大多數時候都不知道庭上在說些什么。”吳文松檢察長說,“多媒體示證印證的道理是‘百聞不如一見’”。
庭審中,公訴人通過多媒體將各種證據逐一在屏幕上顯示,在直觀、形象、全面地展示證據的同時,有選擇有重點地對屏幕顯示的證據進行標注,并向法庭宣讀解釋其所證明的問題,重點證據則重點展示,次要證據則簡要展示。公訴人在屏幕上作的每一點注釋都同時呈現在所有訴訟參與人面前,改變了以往旁聽人只能聽不能看的狀況,使公訴機關能更好地接受社會各界的監督,對被告人及相關證人翻供翻證起到了很好的遏制作用。
傳統的舉證方式,公訴人在庭上要宣讀和出示大量的證據材料,按法律規定應做到“一證一質”,需要質證的物品均要經過辯護人、被害人、被告人等人進行分別質證,這整個過程都要由法警來傳遞,會耗費大量時間。而多媒體示證節約了法警往來傳遞的時間,所有參與訴訟質證的人可同時從屏幕上獲取證據信息。
“每出示一個證據都可節省近三分之一的時間,平均庭審時間可以縮短30%。”莊偉鵬認為,多媒體示證最大的好處在于大大地提高了庭審效率,使合議庭更直接了解案情,增強對證據的采信度,提高案件當庭宣判率。
為了進一步規范多媒體示證本身,2009年初,區檢察院還出臺了《漳州市龍文區人民檢察院多媒體示證應用管理規定(試行)》,對示證的各個環節都進行了規范。
2009年3月14日,福建省高速公路交警隊的林某被刑拘。林某涉嫌利用職務之便,為木材運輸車輛逃避違章處罰提供幫助,多次收取他人賄賂共3萬余元。
當天,區檢察院的兩名干警對林某進行了訊問,整個過程同步錄音錄像,訊問筆錄實時錄入電腦。訊問結束后,干警們用便攜式打印機將筆錄打印出來讓林某核對,林某在干警們打出的一份確認無誤的筆錄上按了手印。
此后幾日,干警們又對林某作了幾次訊問,均形成了電子筆錄。林某還寫了自述書和悔過書,也都由檢察官掃描到了電腦上,制作成了電子案卷。4月7日,此案進入審查起訴階段。
“以往都是幾張紙一支筆就去提審了,做的筆錄經被訊問人修改后密密麻麻的,加上有的干警字跡潦草,很不容易辨認。”區檢察院公訴科科長陳再興告訴記者,此前就有人以字跡辨認不清為由當庭翻供的。
電子筆錄雖然清晰,但制作起來不容易,既要有齊全的設備,也要有能夠熟練操作的人員。2008年以來,為了全面推廣多媒體示證,區檢察院共投入了6萬多元為公訴部門更新補齊設備?,F在公訴科擁有一部數碼相機、一臺攝像機、兩臺掃描儀和三部激光打印機;5名干警每人都配置了一個臺式電腦、一個筆記本電腦和一個250G的大容量移動硬盤。
區檢察院對進入公訴科的干警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必須兼具本科法律知識和電腦應用技術,因為整個多媒體示證過程完全
是通過電腦完成的。如今的公訴科就符合這一專業化的要求,5人均為本科,且平均年齡僅33歲。
剛開始,偵查卷宗和相關材料的掃描、采集錄入工作是困擾公訴科的最大難題,由于操作不熟練掃描一份反映原始案卷的全貌、符合多媒體舉示證要求的電子案卷材料,需耗費傳統資料整理幾倍的時間。
“同行們都說我們神經有問題,但事實證明我們完全具備條件實行多媒體示證。”吳文松告訴記者,近年來,龍文區檢察院每年受理審查起訴的刑事案件都在150件左右,案件量相對較少,卷宗材料的掃描工作容易開展。而卷宗掃描為后面的公訴工作提供了極大的便利。
公訴科內勤只需通過專線網郵件系統即可將電子卷宗發送給案件承辦人,承辦人及時接收后進行電子閱卷,重大疑難案件的電子卷宗可發送給領導或多名承辦人同時閱卷,可以在電子卷宗上作注釋、標記和鏈接。紙質卷宗由內勤保管,送上級院文證審查也不影響辦案工作的進行。律師通過專用電腦進行電子閱卷,如需復制材料,必要時可以由內勤提供顯示律師身份水印、不可編輯、不可打印的雙層加密電子卷宗副本,也可由內勤設置水印后直接打印。這樣,既提高效率、節約成本,又增強了協作性和保密性。
“如今,一般案件在證據材料掃描采集后,公訴人庭前用3個小時的時間即可完成多媒體示證文件的制作,并且同步完成舉證提綱。”陳再興說。
文章關鍵詞
精品国产偷窥丝袜在线拍国语